腾博专业服务诚信本客服 - 腾博手机官网诚信为本

全国省级交通投资集团发展趋势研究
发布时间:2023-08-19

引言


  省级交通投资集团是地方国有企业的龙头,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的主力,肩负着促进地方国资优化布局、交通产业转型升级、社会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任。“十三五”期间,其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质量、效益也表现出一定改善,并针对“十四五”发展目标提出更加宏伟的发展规划。


  本文选取全国主要的二十余家省级交通投资集团,对其“十三五”期间改制重组情况、经营业绩指标、业务结构布局,以及“十四五”时期战略目标、发展路径、核心举措、业务规划等进行研究,在此基础上分析其发展趋势和存在的优劣势,并提出发展建议,为交投集团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提供参考借鉴。


一、“十三五”期间发展情况

  “十三五”时期,随着省级高速公路管理体制加快向企业型转变,以及原有企业重组整合力度加大,各省交投集团经营规模实现较快增长,收入、利润等指标大幅上升,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并通过大力发展多元化业务,优化业务结构,改善经营情况。但整体来看,多数省交投集团仍存在盈利能力不强,多元化业务效果不突出、科技创新能力有待提升等问题。

  (一)管理主体改制合并重组

  “十三五”期间,省级高速公路管理体制加快向企业型转变,共有辽宁、新疆、湖南、吉林等8个省份对省级高速公路管理局实施转企改制,组建交通投资集团,企业实际出资人变更为省国资委。截至“十三五”末,全国31个省市的省级高速公路投资运营主体已全部为省级交通投资集团。同时,实行企业管理体制的多个省份(如山东、陕西、山西、四川等)也将原有的省级交投集团整合、重组,注入铁路、金融、设计院等资产,使企业朝着更大规模方向发展。见表1。

表1“十三五”期各省高速公路管理主体变化情况(含2021年初)

640.jpg


  (二)经营指标均有所改善

  1.规模大幅增长

  “十三五”期间,省级交投平均总资产复合增长率接近15%,净资产复合增长率为16.3%;管理路产规模年复合增长率接近9%,占省内高速公路总里程比例进一步提升,对省内路产的控制力加强。

  (1)总资产

  得益于“十三五”期间企业整合重组、政府资产划拨、旗下新增路产财务并表等,全国省级交通投资集团的资产规模整体上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2015年至2020年,26家省交投总资产平均值由2016亿元上升至396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5%。截至2020年底,26家省级交投集团总资产已超过10万亿元,其中总资产超过5000亿的有7家,山东高速集团资产总额突破万亿。如图1。

640.png

▲图1“十三五”期各省交投总资产变化情况


  (2)净资产

  “十三五”期间,26家省级交投集团平均净资产规模从605亿上升至128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6.3%。截至2020年底, 26家省级交投集团净资产总额超过3.3万亿元, 其中排名前三位的山东高速、江苏交控和甘肃公航旅集团净资产均超过2000亿元。如图2。


640 (1).png

▲图2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净资产变化情况


  (3)持有路产

  2015年至2020年,26家省交投拥有路产总规模从6.3万公里增长到9.5万公里,平均值从2412公里增长到3669公里,复合增长率为8.7%。“十三五”期初和期末,除首发集团和上海城投公路外,其余24家省交投运营管理里程均实现增长,其中增幅较大的是山东高速集团和吉林高速集团,运营管理路产分别增长了180%和140%,前者是由于合并齐鲁高速,后者是接管了省交通运输厅高速公路资产。此外,广东交通、江西交投路产规模增长较快,年复合增长率超过6%。如图3。


640 (2).png

▲图3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管理路产变化情况


  作为各省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平台,省级交投集团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在省内占比都比较高,且有继续上升的趋势。2015-2020年,26家省交投所辖路产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内的平均占比由60%提高至64%,对本省路产的控制力进一步加强。截至2020年,辽宁交投、山东高速、山西交控、安徽交控、江西交投、江苏交控等8家企业在省内路产占比超过80%;占比有所下降的企业较多位于西南地区,如重庆高速、云南交投、贵州高速、广西交投等。如图4。


640 (3).png

▲图4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持有路产在省内占比变化情况


  在外部业务开拓方面,仅山东高速积极开拓省外和海外业务,其中省外项目主要位于河南、云南、湖南、湖北、山西,约占路产总规模的三成,海外投资建设项目主要位于尼泊尔、巴基斯坦、东帝汶、阿尔及利亚、安哥拉、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另外浙江交投有少量省外路产,旗下徽杭高速主要位于安徽境内。


  2. 负债率有所下降

  由于高速公路投资规模庞大,各省交投集团资产负债率总体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在“十三五”期有所改善。2015年至2020年,24家省级交投平均资产负债率从69.2%下降到66.6%。其中,有15家企业2020年的负债率比2015年有所降低,降幅最大的是河南交投和湖南高速,降幅超过15%;其次是江苏交控、陕西高速、浙江交投和四川交投,降幅超过5%。截至2020年,资产负债率相对较低的企业有辽宁交投、河南交投、首发集团、江苏交控、吉林高速和江西交投,其资产负债率均低于或接近60%。如图5。


640 (4).png

▲图5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资产负债率变化情况


  3. 收入利润增长明显

得益于合并重组和发展多元化业务,“十三五”期间省级交投平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实现大幅增长,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1.3%和16.8%;平均ROE基本持平,由2%略降至1.92%;单公里通行费收入均值从322万元上升至406万元。


  (1)营业收入

  2015年至2019年,25家省级交投营业收入均值从182亿元增长至39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3%。2019年,浙江交投、山东高速、甘肃公航旅、云南交投、四川交投、江苏交控营业收入位居前六位,收入规模均超过500亿元。其中浙江交投、甘肃公航旅、云南交投主要依靠企业重大重组合并和多元化经营,在期初较高的基数上,维持了高速增长;内蒙高建营收略有减少,主要原因是自“十二五”以来通行费收入连年下降(2013年通行费收入59.6亿元,到2019年方止跌回升至50.9亿元)。如图6。


640 (5).png

▲图6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营业收入变化情况

(2)净利润

  “十三五”期间,25家省级交投净利润平均水平从12.7亿元增长至23.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6.8%。其中,江苏交控、浙江交投、山东高速、广东交通、湖北交投前五家净利润均超过40亿元。在此期间,净利润增长的企业有20家,但甘肃公航旅、湖南高速、重庆高速、陕西高速、河北交投等5家企业净利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湖南高速出现净利润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政府补助金额从2015年的33亿元减少至2019年的11亿元。这一变化也较为普遍地体现在其他企业中。如图7。


640 (6).png

▲图7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净利润变化情况


  (3)净资产收益率

  2015年至2019年,24家省级交投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基本持平,由2%略降至1.92%,大多数省级交投集团的净资产收益率处于0-5%的区间范围内,东部地区企业相对较高。2015年至2019年,净资产收益率有明显提升的是山东高速、河南交投、湖北交投、四川交投、内蒙交建等企业;降幅较大的有江苏交控、吉林高速、湖南高速、甘肃公航旅等。如图8。


640 (7).png

▲图8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ROE变化情况


  (4)单公里通行费收入

  2015年至2019年,25家省级交投集团单公里通行费收入均值从322万元增长至406万元,增幅为26%。从增长角度看,上海城投公路、吉林高速和河北交投期初基数小,“十三五”期间增长迅速,增幅超过75%,另外湖南高速、天津高速、首发集团等10家公司增幅也超过平均值。从绝对值看,首发集团和江苏交控在2015年及2019年均位列前两名,2019年单公里通行费收入均超过600万元;上海城投公路、天津高速、广东交通、浙江交投2019年单公里通行费收入突破了500万元。如图9。


640 (8).png

▲图9 “十三五”期各省交投单公里通行费收入变化情况


  4. 研发投入强度不高

  从科研投入金额看,22家省交投中,2019年研发投入过亿的共8家,占比约36%。其中,山东高速、浙江交投和湖北交投的年研发投入超过3亿元,构成创新驱动交通产业转型发展的“第一方阵”;齐鲁交通(后并入山东高速)、广东交通和四川交投年研发投入在2亿元左右,属于“第二方阵”。

  从科研投入强度看,2019年首发集团的科研投入强度超过1%,湖北交投、内蒙高建、山东高速和齐鲁交通的研发投入强度均超过0.5%,在同行中相对领先。如图10。


640 (9).png

▲图10“十三五”期各省交投研发投入强度变化情况


  5. 信用评级相对稳定

  目前,省级交投信用评级较好,绝大多数为AAA级,具备良好的融资能力、现金流和偿债能力。


  (三)业务结构向多元化发展

  “十三五”期间,省级交投集团积极发展多元化业务,通行费收入占比均值从65%降至59%,但通行费毛利占比保持在80%以上,仍是主要利润来源。同时,其多元化主要方向为工程施工、房地产开发、油品销售等传统业务,整体效果仍不理想。

  1. 通行费收入及占比从绝对值看,“十三五”期间,25家省级交投集团的通行费收入总体规模增长显著,从2400多亿元上升至3700多亿,通行费收入超过百亿元的企业已从2015年的10家增至2019年的16家,且东中部省份通行费收入整体相对占优。其中,广东交通和江苏交控通行费收入超过200亿元,辽宁交投、湖南高速、福建高速、河南交投、江西交投、安徽交控等通行费收入均在100亿元以上。如图11。


640 (10).png

▲图11 2015年各省交投通行费收入及占比情况


  从占比看,25家省级交投集团通行费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均值从2015年的65.1%下降至2019年的58.5%。一方面,是由于交投企业与地方国企整合重组,其它资产和业务收入增加,齐鲁交通、浙江交投、湖北交投、云南交投等通行费收入占比下降均与此有关。另一方面,贵州高速、重庆高速、江西交投等企业营收中通行费收入比例有所下降,或与企业主动探索多元化经营的转型发展有关。此外,广东交通、河北交投、湖南高速、内蒙高建等11家企业的通行费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有所增加。如图12。


640 (11).png

▲图12 2019年各省交投通行费收入及占比情况


  2. 通行费毛利及占比

  从绝对值看,“十三五”期,21家省级交投的通行费毛利整体增长明显,总值从1100多亿元上升至1700多亿元,均值从55亿元升至81亿元,增长率均接近50%。截至2019年,通行费毛利超过百亿元的企业有广东交通、江苏交控、湖南高速、山东高速和福建高速等5家,河南交投、江西交投、湖北交投、安徽交控、四川交投的通行费毛利也超过80亿元。如图13。


640 (12).png

▲图13 2015年各省交投通行费毛利及占比情况


  从占比看,21家省级交投集团通行费毛利在毛利总额中的占比从期初的85%下降至期末的81%,表明企业的多元化拓展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通行费仍然是毛利的主要来源,多元化业务贡献不足。如图14。


640 (13).png

▲图14 2019年各省交投通行费毛利及占比情况


  二、“十四五”发展方向及举措


  从“十四五”发展规划来看,各省交投集团在“十四五”期间均以更大的规模及更优的效益为发展目标,其中江苏交控、浙江交投、山东高速等头部企业均提出打造世界一流企业的战略目标。总结各省交投集团“十四五”时期的发展思路,可以归纳为“两大路径”和“六项举措”。


  (一)两大路径

  1. 做强主业:以高速公路为主体,扩大规模,深度经营

以江苏交控、山东高速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明确提出将继续通过数字化、标准化、精细化等手段,提升运营管理水平,持续做强高速公路主业。例如:江苏交控利用数字化手段赋能,力求做强主业;山东高速在过去十余年积极开展多项标准规范编制,深化主业标准运营,树立行业标杆。

  2. 多元发展:提高非收费收入占比,大力发展多元化产业

  (1)纵向延伸

  以陕西交控、云南交投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为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选择沿高速公路主业产业链、价值链向上下游拓展,发展多元化业务。例如:陕西交控沿公路上下游布局工程建设、运输物流等多元化业务;云南交投布局规划设计、物资贸易、交通科技等公路相关业务。

  (2)横向拓宽

  以湖北交投、龙江交投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提出在“十四五”期间除高速公路主业及其产业链衍生业务外,积极布局其他多元产业。例如:湖北交投在“十四五”期间发力能源、传媒、商业贸易等服务业务;龙江交投积极布局矿产、土地资源开发,新能源投资开发等新业务。

  (3)区域拓展

  以山东高速、广西交投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追求现有业务从所在区域向省外、境外延伸。例如:山东高速的公路投资业务向四川等省,及波黑、塞尔维亚等国家扩张;广西交投积极参与海外贸易、海外融资、边境贸易及加工等国际业务。


  (二)六项举措

  1. 数字化转型

  以江苏交控、蜀道集团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数字化手段打造智慧高速,实现降本增效。例如:江苏交控打造“七朵云”,优化路网运营管理模式,实现降本增效;蜀道集团通过搭建智能管理平台,形成“一体化建养、运维、运营、服务”四个一体化业务架构,实现传统高速公路业务的在线组织。

  2. 专业化发展

  以浙江交投、江苏交控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成立专业化公司进行专项业务管理,并精心打造品牌、制定标准,实现精细化管理。例如:浙江交投通过打造收费服务“智在行”、道路养护“路维仕”、清障施救“急客通”、服务区运营“高速驿网”四大运营品牌,进一步推动高速公路运营服务质量提升;江苏交控通过打造“苏高速·茉莉花”营运品牌,构建品牌传播体系、优化品牌考核机制、创新品牌孵化机制,实现品牌与营运管理全面融合。

  3. 资本化运作

  以江苏交控、浙江交投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上市、发行REITs等方式提高资产证券化率。例如:江苏交控通过旗下通行宝的上市,引入市场资金,盘活内部资产;浙江交投不断丰富融资手段,成功发行首单交通基础设施类REITs和公募REITs。

  4. 深化改革

  以山东高速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混改等举措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实现市场化运营管理。例如:山东高速旗下山东信联引入蚂蚁金服、金溢等战略投资者,同时实施员工持股,利用体制机制和资源优势实现高速增长,从区域ETC发行服务机构变为全国龙头。

  5. 加强合作

  以重庆高速、江苏交控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加强与省内地市、其他交投及科技巨头的合作,进一步提升自身实力,强化核心竞争力。例如:重庆高速与陕西交控加强科研成果和产品转化及智慧高速技术产品研究方面的互融互促,共促陕渝两地智慧高速建设;江苏交控与腾讯、华为等科技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开展智慧高速前沿研究和技术开发。

  6. 科技自强

  以湖南高速、浙江交投等为典型代表的省级交投集团通过持续加大科技研发投入,进一步补强科技创新能力。例如:湖南高速加大公路养护“四新”技术研发和投入;浙江交投桥梁技术中心采用复合型模式,设立实践基地、参与课题研究等,加强与高校交流合作,加快成果转化,实现“产学研”有机融合。


三、发展建议


  “十四五”期间,交通投资仍处高位,宏观经济面临拐点,企业转型存在难点,交通投资集团的发展环境存在更大不确定性,因而也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建议,为交通投资集团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切实增强内在活力,市场竞争力,发展引领力提供借鉴。

  1. 注意扬长避短

  交通投资集团是各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主力军,长期以来形成了独特的企业基因,总体上擅长重资产、大体量、低风险、回报稳定、经营管理相对简单的业务,不太擅长市场竞争激烈、科技研发类型的业务。认清自身特点,将有利于在发展过程中扬长避短,有所为有所不为。

  2. 防止大而不强

  对于交通投资集团而言,做大企业规模不难,难的是增强企业竞争力。“十三五”期间,交通投资集团规模体量迅速扩大,但质量、效益提升相对滞后,要想在“十四五”期间有明显改观,需要从战略聚焦、结构转型、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入手,统筹好企业发展的质量与速度。

  3. 适度多元发展

  作为国有企业,交通投资集团必须平衡好经济责任、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面对艰巨的建设任务和债务负担,需要转变思路,把项目建设的重大责任转变为产业发展的重大机遇,通过项目建设带动产业发展,通过产业发展支撑项目建设。

  但同时也要注意多元化产业的合理发展,集团层面适度开展多元化,但主业总数不宜过多,方向不宜过于分散,避免低水平竞争;实体公司层面强调专业化,聚焦核心业务,增强核心能力。

  4. 加强协同合作

  面对新形势、新变化,交通投资集团需要秉持开放的思维,进一步加强同行合作、企地合作、央地合作,通过信息互通、资源共享、协同作战,形成合力,多方共赢。

  5. 注重风险防范

  “十四五”仍然是交通基础设施大建设大发展时期,各省都规划了数千公里的高速公路,其主要的投资任务都要依托各省交投集团来完成,多家企业将承担的投资额高达几千亿。按照这一趋势,“十四五”期间部分交投集团资产负债率面临上升甚至突破80%警戒线的压力,因此必须注重债务风险防范,建立长效的预防机制,确保健康可持续发展。

腾博官网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91430000344686536Q 版权所有 
湘ICP备18024531号-1